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印象中的南怀谨先生

2018-11-01 11:21:01

印象中的南怀谨先生

南怀谨,台大哲学系教授,台湾着名国学大师。曾被台湾《民生报》评选为大学热门教授,“哲学与人生”课在台大开设17年来座无虚席。着作目前有80多部。 台海11月22日讯 在近的一次媒体访谈中,称我是“台湾来的、继南怀谨先生之后的哲普大师”。我对于别人给我的所谓“封号”,一向抱着尊重的态度,通常也不愿多作评论。譬如,别人称我“大师”,我心中有啼笑皆非的感觉,不知该接受还是拒绝,因为我很早就认为:在人文学界要达到大师的资格,大概总是七十岁以后的事。  说到“哲普”,是指哲学的普及推广而言。在台湾,南先生是经典诠释者、修行指导者;他是活跃于社会高层的知识分子,一般人不会把他与哲学联想在一起。他曾经受聘于辅仁大学哲学系,教的科目是中国哲学史,但是为期甚短,大概二三年而已。我正好在辅大上过他的课,对他当然印象深刻了。  他是怎么上课的呢?首先,当时哲学系用的教科书是冯友兰教授的《中国哲学史》,但因为两岸处于敌对状态,所以冯着不写作者大名,由学校总务处影印成书,卖给学生作上课之用。南先生上课并不用教科书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至于内容则五花八门,学生们听了反而津津有味。一年下来没有学到什么专业的中哲史,倒是长了许多稀奇古怪的见识。  有一次,他见同学们无心上课,大概是接近圣诞假期的缘故,于是面露微笑宣布:“今天不上课了,我教你们打坐吧!”说完双手一按,整个人就跃上讲桌,盘腿坐好,双脚足心朝天,双手合十,状如老僧入定。同学们都是二十岁的年轻人,自然看得目瞪口呆。有些人跟着老师的口诀,也开始盘腿数息了。  聪明人喜欢表现幽默感。南先生知道许多学生常在担心考试与分数,就劝大家看开一点,然后他说:“因为学生太多,我没有时间阅卷,所以就用电扇来吹考卷,再依考卷落点的远近来决定分数。”意思是,写得较少的卷子比较轻,也吹得比较远,所以分数也较低。反之,谁写得越多,谁的分数就越高了。后来真有同学按这种方法得到高分。哲学系老师的随兴自在与不可捉摸,于此可见一斑。  我印象深的是南先生的一句话:“一个年轻人在二十六岁以前没有成就,他就终身没有希望了。”这句话对我是很大的打击。我心想,大学毕业已经二十三岁了,当兵两年就二十五岁了。再怎么聪明与努力,二十六岁多取得硕士学位,怎么谈得上什么成就呢?南先生是依他自己的特殊经历作普遍的推论。他说他二十六岁在大陆西南地区就声名大噪,成为传奇人物了。  我后来念了道家,才算化解了长期存在心中的压力。有人少年得志,有人大器晚成。朝四与暮三,加起来是七;朝三与暮四,加起来也是七。既然整体看来,总数都是七,我们又何必加入情绪因素,在其中表现无谓的喜怒哀乐呢?  知道我与南先生有一小段师生因缘,就追问我对他老人家的评价。我说:“南先生不是学院派教授的那种学者,他是绝顶聪明的念书人,对中国的各种学问,儒释道的一切经典,一看就懂,一懂就能讲得头头是道。”这时如果斤斤计较于某些章句的解释,恐怕有些文不对题而大煞风景了。

物资回收公司
声屏障厂家
王氏伸筋壮骨胶囊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